当前位置: 首页 >  勤廉榜样

宾阳县中华镇“代理妈妈”张清秀先进事迹

发布时间:2018-09-11 18:03 来源:县纪委 作者:县纪委

是谁用双手托起了一片蓝天


是她,用纤弱的双手托起了孩子们沉甸甸的梦想,用温柔的话语抚慰着孩子们孤独忧伤的心灵,用深厚的母爱擦拭着孩子们眼角的泪花。多年来,她一直奔走于阡陌之间,用阳光般温暖的爱融化着每一个留守儿童心灵前堆砌起的高高壁垒。她,不是母亲却胜似母亲,用深沉绵长的爱,铺就了留守儿童健康成长之路,为孩子们托起一片博爱的天空,让他们自由翱翔在这片天空里并且熠熠生辉,乡亲们亲切地叫她“代理妈妈”——她就是宾阳县中华镇一名平凡勤政朴实的农村妇女张清秀。

 

黑夜中燃烧的一簇篝火

生命中最难以割舍的骨肉亲情有时难免会被生活的无奈所阻断,却永远无法被剥离。“我的两个孩子曾经也是村里的留守儿童,从小就分别寄住在外婆和小姨家。有一次,我从广东回来,本以为可以迎来儿子热切的拥抱,却想不到的是我的小儿子陌生地躲在门边,伸出脑门一双眼睛在咕噜打转地打量着我,然后怯怯的叫我一声阿姑(姑妈)!我情不自禁地想要伸出颤抖的手去捧起儿子黝黑的脸颊,而在指尖即将触碰到他时,他却突然跑开了,就在那一瞬间,我心如刀剜,眼泪止不住地滑落。”张清秀忆起当年与儿子久别重逢的情景,内心仍抑制不住愧疚和唏嘘。

正是这刻骨铭心的体会,让张清秀将目光停留在留守儿童的身上,她看得懂孩子那渴求母爱的眼神,她更不希望自己儿子的经历在其他的孩子身上重演,她决定要做些什么。

一天夜晚,晚霞退去,微弱的星光洒满村际,张清秀借着最后一点灰黄色亮光骑着自行车穿过村巷赶回家中。突然间听到一阵激烈的吵架声,然后有一道黑影“嗖”地一声与她逆向往村外跑去,朦胧中看到是村里的小皮蛋赖震霆,他的爷爷急忙追跑出来,气喘吁吁地站立在门外不远处拿着棍子朝着他跑去的方向大吼道:“有本事你就别回来了。”张清秀看着远去的背影消失在了黑暗的村口处,一股焦虑涌上心头,她随即掉头去追,几分钟后,在昏暗中她看到有个小黑影在路边被绊倒后蹲坐在草堆中呜呜地嚎啕大哭。她将车丢在一旁,立即走到赖震霆身边,抓住他的手臂问道:“疼吗?是哪里受伤了?快告诉阿婶,阿婶带你回家。”然后轻轻拍掉他衣服上落满的灰尘。赖震霆反驳道:“不,我不回家。”张清秀疑惑地问:“为什么跑出来呢?”“今天考试我没考好,爷爷拿棍子打我了”,赖震霆委屈地说。张清秀用手拭擦着他眼角的泪痕,看着赖震霆破皮流血的手腕和膝盖,望向他豆大般的眼睛说:“以后张妈妈会陪着你好好念书,我们一起把成绩提高上去,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这些伤口处理好,要不会很疼的”。赖震霆伤心地说:“阿爸阿妈都不要我,我疼有谁关心,读书成绩再好有什么用,反正也没有人看得到,更没有人会表扬我、夸奖我。”张清秀知道,赖震霆的父母外出打工,每年只有过节的时候回来,他一直都是和爷爷一起生活,从小缺乏父爱母爱的他,性格叛逆,特别顽皮,没少被爷爷打骂,张清秀看着孩子的眼睛,充满着对爱的渴望、对鼓励的期待,张清秀不希望自己儿子的经历在赖震霆身上重演,暗暗下定了决心,要照顾赖震霆,要给他爱与鼓励。张清秀抚摸着赖震霆的头说:“张妈妈会心疼你,阿爸阿妈回家后看到你的好成绩会很开心,也会表扬你的!”赖震霆轻轻地点点头。为了帮助赖震霆提高学习成绩,张清秀每天傍晚下班后,迎着氤氲的夜气赶到他家中进行辅导,从农家书屋里借来很多课本,培养他的学习兴趣,特别是张清秀擅长的数学方面,更是费尽心思教导赖震霆,使赖震霆在很短的时间里,学习成绩得到很大的提高,他学习的兴趣和自信心也有了积极的转变,而赖震霆也亲切地叫张清秀为“张妈妈”。

渐渐地,张清秀内心深处如篝火般温暖的爱开始在这偏远山村里开始燃烧,绽放,照亮了整个山村,点亮了每一个留守儿童稚嫩的眼眸。让母爱的光,照耀在更多的留守儿童心里。

经过走访,张清秀得知,仅从2012年开始,自己所在的中华镇育才村委兴隆村就有28名留守儿童,他们因缺乏父母的照顾和关爱,导致性格内向,有的甚至逃课上网,几乎成了问题儿童。张清秀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于是,张清秀有意识的留意起村中更多留守儿童的点点滴滴,慢慢地走进孩子们的生活和心里,以一位母亲的细腻与耐心关爱着他们。不久张清秀就多了一个名字——“代理妈妈”!

 

冬日里熹微的一抹暖阳

日复一日,悬挂在地平线上的太阳总是平静地升起、降落,带着春夏秋冬往复循环更替。迎着每天的晨曦和暮霭,张清秀一如既往地骑着自行车在乡间田野中经过,当初她一人匆匆而过,现在身旁已经有了孩子们的陪伴,欢歌笑语洋溢在清晨上学的路上,蔓延在傍晚放学归家的途中。张清秀用自己一点一滴细致的关爱,缝补着留守儿童们心中的那一丝丝裂纹。

一年春节前夕,素日里清静的小村里挂满了红灯笼,家家户户贴满了对联。张清秀从镇里办事回来,远远就看到一个小身影坐在村头的大石头上,呆呆地看着村口的方向。她便走近一看,是村里的邓子新,小女孩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单薄的衣服包裹着瘦弱的身体,被冻红的小脸上,皮肤因皲裂而泛着一层白霜。张清秀心疼地问:“小新,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坐在这里呢?”邓子新拨弄着衣角,满眼期待地看着她说:“我在等爸爸妈妈。”便扭过头去,直直地看着这条路通向村外的尽头,凛冽的风把她的眼睛吹得通红,她喃喃地说:“班上的同学都说我是没有妈妈的野孩子,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我也不知道她还要不要我,我好想妈妈。”说着抬起手擦抹眼角落下的滴滴泪珠。张清秀看着伤心的邓子新不禁一阵心痛,即刻温柔地把小女孩揽入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说:“孩子,不哭,你还有张妈妈。”邓子新的父母早已离异,长期在外地打工,这么多年来,都是爷爷奶奶在照顾。作为留守儿童的邓子新,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原本应天真无邪的眼眸里,却总流露出一抹忧愁。张清秀此时此刻只想好好地照顾小子新,让天真的笑容在子新脸上重新绽放。从那一天开始,小子新就成了张清秀“认领”的孩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孩子难过时总有她陪伴的身影,做作业时有她耐心的教导,放学时有她风雨无阻在校门外焦急的等待,病痛时有她前前后后接送照顾的忙碌……这份超越亲情的爱逐渐让邓子新从家庭破碎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前路上不熄的一盏明灯

    留守儿童的内心相比普通家庭的孩子,更成熟,但也更敏感、更叛逆,张清秀用尽自己的耐心与关爱化作一盏明灯,为孩子们点亮了人生前进的道路。

那是一个酷暑的午后,张清秀正在辅导孩子们做功课,突然一阵急切的呼唤传来,留守儿童邓小庆的姑姑正慌慌张张的向张清秀跑过来,邓小庆的姑姑说,邓小庆因为和她争吵,早上就逃课了,一直没有回到学校和家里,不知去向。张清秀听到后心里咯噔一下,深深的担忧涌上心头,她立即组织村里的群众去找邓子庆,她自己也顶着酷暑,奔走在孩子常去的各个地方。汗水沾湿了张清秀的衣裳,而时间也在一点点的流逝,但邓小庆却仍不见踪影,她心急如焚。这时一个村民过来告诉张清秀,在进山的小路上见过邓小庆,张清秀不敢停留片刻,马不停蹄地向山里奔去,然而进山的小路上哪里还有邓小庆的身影。张清秀顺着山路寻找,但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却仍然没有邓子庆的影子。张清秀看着渐渐西落的太阳,担忧越来越重,万一天黑了孩子还在山里,那会有多危险!张清秀再也顾不了危险,走进没有路的山林,攀爬上陡峭的山石,一路披荆斩棘,寻找着孩子可能出现的踪迹。就在天快黑的时候,有村民来告诉张清秀,邓小庆已经回家了,张清秀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一下子没站稳直接坐到了地上,浑身沾满了泥草。下山后,张清秀顾不上吃饭和休息,直接来到邓子庆家里,邓小庆的姑姑告诉张清秀,邓小庆回来后没有吃晚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开门。张清秀立刻来到孩子房间门口,耐心地问:“小庆,饿不饿啊?要不要去张妈妈家吃饭?有好吃的哟!”孩子把门打开了,但并没有出来,只见他趴在床上,头也不回。张清秀亲切的问他:“你今天怎么了?”邓小庆回过头大吼一声:“要你管!” 可当邓小庆惊愕地望向她,看到浑身沾满泥草的衣裳,脸颊被树木划伤的血痕,干渴发裂的嘴唇,以及满脸的汗水、泪花,邓小庆默默地把头低下来说:“阿爸阿妈都不管我了,我在不在家又有什么区别,有谁在乎我?”张清秀抓着邓小庆的手说:“张妈妈在乎你!张妈妈很担心你啊!” 张清秀又语味心长地说“阿爸阿妈在外面辛苦打工,是为了让家里生活更好,你的健康成长就是阿爸阿妈未来最大的希望,有心事都可以告诉张妈妈,但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让家人和老师揪心的傻事了好吗?”邓小庆听了轻轻的点了点头,流下了愧疚的泪水,哽咽者说:“张妈妈,我知道错了。”

6年多来,张清秀先后成为了9名留守儿童的“代理妈妈”,无论从生活、学习,还是思想情绪上,张清秀对留守儿童都全力倾注了所有的耐心和关爱。慢慢的,张清秀成为了孩子们心中最亮的一盏明灯,时时刻刻照耀着。

每逢节假日,张清秀就自费带着孩子们坐上班车来到30公里外的县城中山公园玩,带着他们到村外面开阔眼界;有时自己还买回面粉和花生油,把孩子们领回家中,一起和面做葱油饼,让孩子们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慢慢的,孩子们心中对家庭、对遭遇怨怼的壁垒,在张清秀的关爱下,冰消雪融。

 

风雨中屹立的一面风帆

“独木难成林”,在张清秀的奔走呼吁之下,2012年5月31日,育才村委赖村成立了宾阳县首家“留守儿童之家”。张清秀携带着满腔的热情领着“代理妈妈”这个志愿服务团队风雨兼程,克服一切艰难困苦,为村民扬起了一面风帆。

开展“代理妈妈”工作之初,村民的质疑声、嘲讽声接连而至,而张清秀勇于直面,突破着一个又一个“不可能”。没有进过高等学府深造的她,或许不知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深刻内涵,但她却深谙做事要“讲规矩”,做人要“讲底线”。

随着“代理妈妈”志愿服务团队的壮大,媒体的报道扑面而来,一时间闻名遐迩,偶尔会收到社会各界的捐助。有些不符合担任“代理妈妈”的人,眼红“留守儿童之家”的物资,就想来分一“瓢羹”。有一年端午节,“代理妈妈”们召集村里的留守儿童一起包粽子,每个留守儿童可以分到两个粽子。有些不属留守儿童的家庭老人就发牢骚的说“我家就一个孙子,去凑热闹结果连一个粽子都分不到,太吝啬了!”看似小事,但在张清秀眼里却不是一个粽子般的简单,她直率的说“我们能包的粽子只有那么多,我想留守儿童们更加需要,如果其他孩子真想吃,可以到我家去,我家里的粽子或水果孩子们可以尽情地吃!”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是检验真理的最好方法,张清秀用事实和效果,打破了人们的质疑,进而得到了更多村民的理解和支持。2013年7月1日,“代理妈妈”党支部成立,张清秀担任党支部书记,并宣传发动周边村庄更多有爱心的妇女加入到“代理妈妈”队伍中来。如今,在张清秀的奔波组织下,全镇已有147名“代理妈妈”,遍布4个村委(社区)8个自然村,共计关爱留守儿童300多名。

张清秀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和付出,乡亲们都看在眼里铭记在心上。逢年过节,那些留守儿童的父母,就会从外地打工返乡,到家的当晚,常常手里拎起一些礼物,登门答谢。每一次都被张清秀婉言拒绝“帮了一点小忙,就拿你们的礼物,不是我的本意,会让我没脸在村上做人哟!”

今年母亲节,在老师的帮助下孩子们排练了大合唱——《烛光里的妈妈》,毫不知情的张清秀以“妈妈”的身份参加了学校的晚会,当音乐响起,孩子们唱着:“妈妈我想对您说,话到嘴边又咽下,妈妈我想对您笑,眼里却点点泪花。噢妈妈,烛光里的妈妈……”唱完,邓子新领头带着其他孩子们整齐地大声地对着她深情道出心声:“祝张清秀妈妈母亲节快乐!”台下,她看着孩子们在舞台上发出耀眼的光芒,盛满着爱的温情令她内心无比炽热,一瞬间泪眼滂沱,她不断地捂嘴啜泣,任由眼泪肆意流落,眼里闪过赖震霆、邓子新、邓小庆……一个个她守护的留守孩子天使般的脸庞,孩子们成为了她的全世界,而她也成为了孩子们的全世界。

这些年,张清秀带领“代理妈妈”团队关爱留守儿童的先进事迹,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好评,各项荣誉纷至沓来。2014年,“代理妈妈”群体光荣登上“中国好人”助人为乐榜。与“代理妈妈”同舟共济的兴隆村,也荣获了农村最高殊荣——“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无粪便暴露村”奖!张清秀用一个个感人的事迹拼接成了“中国好人”的博爱光辉,映照着每一个人。

夕阳西下,温热的泥土蒸腾着清新的稻香,张清秀带着孩子们走在归家的路上,看着孩子每一张恬静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满足地微微扬起了嘴角,握紧了身边的一双小手,怀揣着最初的心愿,脚踩着松软的泥土,与孩子们继续勇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