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办主任”摇身一变“项目经理”
来源:宾阳县纪委监委派驻公安纪检监察组    发布时间:2021-05-24 09:11

   “两栖干部”,顾名思义,身为党员干部一面手握公权力,一面在企业“兼职”接“私活”违规领取报酬。

  2020年6月,宾阳县纪委监委接到一封群众举报信,反映彭丰(实为彭锋)身为党员干部于2013年至2014年期间接“私活”,在“上官豪庭商住综合楼”项目挂职经理职位领取酬薪。

  宾阳县纪委监委迅速成立核查组,由驻宾阳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对该信访件展开核实。核查期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加上举报反映问题的发生的时间在多年之前,在多种困难叠加的情况下,核查组迎难而上,两次约见举报人,对各种疑点节点准确把控;摆证据、讲程序,证据事实面前,令当事人心智大乱,“欲辨已忘言”,最终露出了“两栖干部”一副贪相,利益暗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扯掉。

  颇具心机:任性签字如天书    翻车落马伏“败笔”

  “彭丰?”,刚刚接到核查任务的驻宾阳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组长杨党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朋友圈”的彭锋算是一位老熟人了,因为工作原因,双方打过多年交道,也感知彭锋有一定工作能力,彭锋应该不会犯这种违纪的事吧?该不会出现这种巧合吧?杨党旺希望此“彭丰”非“彭锋”,只是同音而已。然而,举报线索反映的“彭丰”有明确的指向,正是他曾经的老熟人彭锋同志。

  宾阳就这么大地方,总有些线索、问题碰到“熟人”这一关。对于纪检监察干部来讲,不管是哪个熟人、哪个老同事,每一关,都是纪律的铁尺与内心情感的交锋。“政治办案,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办案这是干得罪人的活儿,靠的是坚强的政治担当,也是杨党旺和陈勇等组员心中一直恪守的铁律和信仰。

  彭锋年轻时曾在部队服役4年,参加工作后在基层当过治安员、乡镇副镇长、镇长、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兼台办主任,2017年4月至今在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彭锋的过往经历,杨党旺也算清楚几分。

  既然有举报,就得核查清楚。违纪了,就得依法依规接受处罚,给举报者一个交代,这彰显和捍卫“从严执纪”的决心与公信力。核查组成员立刻着手展开核查。

  核查组从外围了解到,2013年8月至2014年3月间,时任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兼台办主任的彭锋,挂名“上官豪庭商住综合楼”项目经理,每逢周末时间,偶尔到项目部转一转、露个脸。核查组成员查看了7年前该项目部发放工资账目,发现2013年8月至2014年3月,上官豪庭商住综合楼项目每月工资账目中的都有一个字体非常潦草且月领6000元酬薪的签名,显然是刻意为之,说明签字人心思缜密。经过反复辨认,天书所写的名字隐约确认为“彭峰”,非“彭锋”。在另一程度显现出当过兵的彭锋有着做贼心虚的警觉和较强的反侦察能力,只是在欲望的裹挟下,逐渐偏离为官从政的正确方向。那些字体潦草的天书,为其滑向违纪的道路埋下了“伏笔”。

  字体潦草的天书,是核查组办案过程中遇到的一个棘手难题,“彭峰”和“彭锋”是否同一个人,时间跨度这么长,万一彭锋死咬“彭峰”不是其本人,来个拒不承认的狡辩,将会给核查工作的突破带来影响。

  为了慎重起见,核查组调整思路,约见举报人。

  当时正遇上突如其来的疫情,举报人对核查组的约见存在徘徊犹豫的举动。经过核查组耐心做工作,确保疫情防控到位后,举报人同意与核查组约见。

  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夜幕降临,涌动的车流人群,街面依然热浪袭人,白天的高温还没有褪去,核查组全体组员正为一波三折的调查,焦急地等候这名举报人的到来。

  举报人从外省赶来了,并随身携带了一些重要佐证材料。

  经举报人的仔细辨认,当年签字领款“彭峰”与“彭锋”同属一人。

  坐实“彭峰”即“彭锋”后,核查组决定会一会彭锋。

  此时,时间过了6至7年的彭锋已调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

  “彭锋同志,你认识谭某和覃某吗?”核查组人员开门见山的打开天窗。

  “认识。覃某是上官豪庭小区老板,谭某与覃某是合伙人关系。”

  “你在上官豪庭商住综合楼项目部,担任什么职务或者协助什么工作?”

  “我担任上官豪庭项目部经理,负责协调项目部各方面关系,周末才会到项目部转一转,平时工作时间都不去。”

  “2013年8月至2014年3月间,你在项目部每月领到6000元的薪酬是吗?”核查组人员继续询问。

  “没有。”彭锋否认。

  对这个核心问题,彭锋表现出异常的敏感。但,眼神却闪过一丝的惊慌。这一闪而过的惊慌,自然也没能逃过核查组同志敏锐的眼睛。

  再三询问下,彭锋依然三缄其口,否认挂职领薪。

  询问谈话陷入僵局。核查组分析了彭锋的心理,其肯定自认为时间跨度大,自己签字潦草无法辨认,扛一扛事情就会过去。彭锋的侥幸算盘,在于时间长,签字潦草,认为核查组并没有掌握其“脚踏两船”接“私活”的证据,只是旁敲侧击,走过场。

  “公职人员兼职取酬是违纪行为,是要受处分的,拿了就要接受组织审查,如实向组织交代!”

  “身为科级干部,你应该清楚党纪‘红线’不能踩踏!”

  “没有证据,组织不会找你谈话,希望你正确对待谈话”。核查组成员直接攻击其脆弱防线、观望心态。

  核查组一方面加强对彭锋的思想教育,打消其侥幸心理,破其认知牢笼;另一方面,继续收集材料,扎实证据。

  核查组将故意书写潦草的领款签字表、到举报人对“彭峰”特征描述及外围核查材料的佐证,一一抛出。彭锋眼见扛不住、瞒不过了,只好承认其在项目部领取“第二份工资”,签字时,故意将名字写成“彭峰”,并把字体写得晦涩难懂、潦草难认的违纪事实。

  利益暗箱:“权”“利”双收梦难成 “两栖干部”要不得

  “脚踏两船”的彭锋企图用拖延方式来推迟面对现实,最终还是翻了车。人们常说,梦都是相反的。

  彭锋对具有普遍约束力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视而不见,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手,这是坚决不允许的。暴露出其甘于被“贪念”操控、禁锢的价值观,自甘堕落,最终被欲望“收割”。

  哲学家叔本华说:“世界上最大的监狱,是人的思维意识。”党员干部,有勤政为民的舞台。然而,彭锋以为找到了表现工作能力的捷径、人生盛大的舞台,还能轻而易举每月拿到6000元工资。

  “当初觉得到企业挂职也是体现自己工作能力的表现,而且薪水比工资还高,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彭锋这样忏悔道。

  手握公权力,长期在企业“兼职”违规领取报酬,彭锋最终也为之付出了代价,2021年1月27日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

  干部当官发财为两道,不能想着当官又发财;犹如击鼓传花的游戏,没有构筑精神高地,贪念这颗有毒的果子,下一个有毒的果子必然传递到你的手中,在生存法则收割中败下阵来。

  “认为自己在为企业排忧解难做好事,挂职薪水比工资还高,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抱着侥幸心理。通过核查组同志批评教育和领导的帮助开导,使我深刻地认识到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不应该当‘两栖干部’,自掘利益暗道,向企业伸手拿好处,领取企业薪酬。辜负了党对我的多年培养和教育,辜负了各级领导对我的殷切期望,这是一名具有33年党龄干部的思想滑坡,今天我怀着万分忏悔的心情写下这份悔过书”。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风筝。彭锋心中那个“风筝”,信念这根线一旦出现断裂,自己人生的风筝岂能把控得了。

  事后,彭锋退回了违纪所得45000元。

  彭锋当年以潦草签字挂职取酬,埋下了今日的“败笔”,给所有的公职人员敲响了警钟、上紧了党纪国法的发条:自觉隔断各种利益暗道。简言之,一切按规矩来,不要老是想着群众另一头的甜,却不正视欲望的牢笼。

  一根甘蔗两头甜。如果一头是党员干部另一头连着群众,想要两头占,顶着违纪的风险得偿所愿地把另一头的甜头也占了,最终一定是两头空。

中共宾阳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宾阳县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南宁市宾阳县宾州镇农行路2号 邮编:530400  网警备案号45012302000001

桂公网安备 45012602000028号   桂ICP备1900291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50126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