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近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 正文
名 山 野 茶
日期:2018-03-05 09:21:48
来源: 陆阿勇
发布:宾阳政务网
点击:


“鞍山如画透天空,狭脑成峰出脉容。高插红旗龙下殿,一首名山胜六臣。”这是一首广泛流传在宾阳地理先生口边的诗。

地理先生,在宾阳也称风水师傅。他们那两片薄薄嘴唇,仿佛无所不能,能说天下之事,能掐会算。无论婚丧嫁娶,还是乔迁择坟,自然少不了他们沾仙带露的身影。

诗中的“名山”,指的就是我的故乡宾阳县陈平镇名山村委。诗的大意是说,故乡著名的名山顶一带有“龙脉”,人杰地灵,是能够横空冲出六个朝代官员的风水宝地。当然,信与不信,任由人愿。只是那里却真真切切的鸟鸣脆悠、小桥流水、绿荫扶疏,连空气也带缕缕梅花清香。

好山好水,自然也产好茶。

这茶好,全体现在一个“野”字。

名山一带本也产好茶,只是在洪荒年代,零星的生长在高山荒野,不成规模,鲜人问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公社治下,到处大生产、大炼钢,于是在莽莽名山半山腰处,高田公社广大民众就种下了上百亩的高山雾茶,等这一阵“狂热”之风过后,这上百亩的高山雾茶就被历史遗忘在大山旮旯了,被遗忘的大片高山雾茶吸日月之精华,沾山野之灵气,渐渐的华丽转身,变成了真正的山野之茶。被遗弃的野茶,勤劳一辈的乡民却没有忘记。先是三五个人,悄然爬上五、六百米的山上采摘,渐渐的每年清明前后,有人途经这片茶场时,就折入摘之。近几年,随着名山生态旅游的热潮,质朴的乡民知道了这茶的好处,茶遂成“香饽饽”,甚至在城里工作的本地人,也驱车回乡加入到采摘大军中。但毕竟“僧多粥少”,业余的人工采制,一天也摘不了几许。先是山下附近几个村的农户,慢慢的养成采摘的习惯,但每一年每一户人家,虽然采回一大堆鲜茶,但经过烘炒之后,最多留存二、三斤。去年我的二四叔,变成最专业、最勤劳的采摘之人,卖茶得了二、三千元,笑得咧开了嘴,说这茶好买呢,有多少人家要多少,比养猪鸭还挣钱!我当然知道,那是二四叔凭着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凡事抢人先的干劲,才攒下这笔“巨款”的。方圆十里,再无二人。

尽管茶叶俏销,但多年来还维持在200元一市斤;尽管乡民很差钱,但从他们知足的脸上,看不到坐地起价的贪念。故乡山民质朴的本性,竟成了我心头的暖。

丁酉年冬,著名作家严风华、李约热应邀出席我们的“宾阳县名山梅花节笔会”。严老师为文书画俱佳,因书房尚缺字画,想及20年的交情,忑忑向其索字,不但欣然允之,竟连夜挥就。知严老师爱茶,翌日散会,送呈二两名山野茶,甚喜。因感所送之茶寡少,向其致歉,说等来年清明,定早早潜入山脚农家,订购斤余,连同故乡的清风,一并寄往邕城。长期倾情于山野之趣的严老师听之,呵呵笑言:君子之交,淡如茶!


站点地图

X
  • 网上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