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近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 正文
品味乡愁
陈 平 粽 叶
日期:2018-05-14 17:37:46
来源:今日宾阳
发布:宾阳政务网
点击:

粽叶_副本.jpg

    不得不承认,粽子也是我的乡愁之一。

  以前,少不更事,总是抱怨母亲和其他乡民,包粽子时不舍得多放绿豆、五花肉,吃起来不象城里人包的粽子馅多好吃。

  陈平一带,被县城周边乡镇的人们称之为“内山”,明指偏僻之地,暗讽贫瘠之境。而陈平、思陇一带的乡民,则把县城周边交通便捷的几个乡镇称为“外垌”,不同的是,言语之上,多的是敬意与歆羡。时光荏苒,迄今全镇没有一家工厂企业,可见“外垌人”所言不假。然而,祸福相倚,没有现代工厂的污染,清风徐来,鸟鸣滴翠,林木葳蕤,好山好水自然孕育了一批好“土货”。

  粽叶,就是其中代表之一。

  别处的粽叶,反复使用两回,就勉为其难了。而陈平粽叶至少可重复用上三、四回,还不熟沓易烂。究其原因,与其高山地域环境与气候,不无关系。

       渐近不惑之年,母亲已逝,再追忆故乡的粽子,心头五味杂陈。

       少放馅料,是因为母亲勤俭一生的写照和生活所迫。吃多了城里人或包或卖的粽子,竟发觉容易腻歪,糯米糜烂无筋道,剥开的粽叶,黏沾易烂。而故乡的粽叶,剥开可见粽子表面沾着一层闪亮的青釉色,吃起来感觉香糯弹牙,一股粽叶的清香弥漫在味蕾间,鲜见发腻之感。

       于是,“外垌人”和更远县、市的城里人,记住了“山内人”的粽叶。

  长期以来,能吸引外地大批客商前来收购的故乡特产,除了酸梅,就是粽叶了。

  故乡的粽叶,曾给母亲一样的乡民带来实惠。随着春节渐近,腊月时节的故乡,开始热闹起来。许多从城里赶来的老板,深入故乡各家各户,挑买粽叶。

  有些商贩不知陈平粽叶的好处,常以粽叶根部杆子的大小衡量叶子的大小和品质,贪图视觉和心理的安慰。孰料,故乡的粽叶虽在叶杆上较之别处的粽叶小些,但包出的粽子却更香糯可口。每逢此时,母亲都是一脸真诚的微笑说:“虽然卖相差些,但包出的粽子好吃着呢,叶子还可多包几次,如拿去好卖,下回再来……”

  故乡蓬勃的粽叶之下,还深藏着我们许多的阳光记忆。

  粽叶园套种梅树,是故乡农户的标配。每年酸梅成熟时,我们就会钻进各家的粽叶园里捡酸梅。许多梅子掉进翠绿的粽叶丛中,大人们老眼昏花,是很难从粽叶丛中捡完的,这就成了眼尖脚捷的我们的“胜利果实”。从粽叶园中辛苦“掏”来的酸梅,拿去村头变卖,就换成了我们口中的鸡仔饼、辣椒糖……

  而我的第一次捕鼠经历,也发生在粽叶园中。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愚笨,总之作为一个山里长大的孩子,直到上初中时我还是不懂如何用铁夹捕鼠。反倒是念小学二年级的弟弟,在粽叶园中教会了我。粽叶园常有大人挑来的牲畜粪便培栽,故粽叶长得十分浓绿健硕,多汁肥硕的根茎,就成了老鼠口中的“佳肴”。甚至于三五丛粽叶之内,必有鼠窝。弟弟先是教我如何观洞识鼠:洞口处有新土堆,粪便粒粗而鲜,则说明洞内有较大的老鼠潜伏。此时,就可轻轻的扒开洞口处的泥土,择址安装铁夹,然后撒上一层薄薄的草屑树叶和泥土,并用铁链或铁丝拴好,于是一场充满期待的捕鼠行动,借着傍晚的暮色拉开帷幕。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就可以打着手电去“收网”了。当我们悄然走近铁夹处时,只要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声时,彼此轻声击掌示意:有捞!果然,走上前,只见一只足有七、八两重的老鼠,宛如困兽犹斗,来回反复奔窜,却始终挣不脱铁夹。飞快的用手提起铁链,旋即对着硕鼠打一闷棍,把其打晕,以防逃脱。收完所有布下的铁夹,提着收获,乐呵返程。到了家里,也不管时近凌晨,连夜烧水宰鼠,辅以生姜、大蒜、辣椒,柴火爆炒,未几,一盘香味四溢的鼠肉上桌,两兄弟就喜形于色吃将起来。亢奋之下,还偷喝了父亲摆在灶台上的半斤米酒……


站点地图

X
  • 网上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