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近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 正文
轰然老去的村长
日期:2018-05-28 17:18:19
来源:陆锡勇
发布:宾阳政务网
点击:

轰然老去的村长

 

昨晚我和二九叔、堂兄喝酒

一只从乡下捕来的竹鼠

成了我们喝酒的“噱头”

当然我们也好久不相聚了

叔叔拉着奶奶的手,彼此大声的唠嗑

儿子逗笑了堂兄蹒跚学步的幼崽

我们喝着故乡酿造的米酒

一杯杯绵醇浑浊的酒

如欢快的山泉穿肠而过

我和堂兄竟不敌知命之年的叔叔

先后醉在城里冰凉的地板之上

如何踉跄爬回卧室,全想不起来了

记忆已丢给昨夜的酒杯

半夜晕然醒来,头痛舌燥

记得哪本发黄的医书记载:蜂蜜解酒

一杯似酒的开水蜂蜜

拿出喝酒的豪劲一饮而尽

拍着额头,蓦然想起

就连黏稠的蜂蜜也是乡下五叔送的

以为在城里生活多年

其实一切熟悉的味蕾

全在村庄的包围之中

 

昨晚偶遇村里细哥发的微信

半月前我回村遇见还能弓腰行走的球伯

身患重症入住医院

喷着酒气,翻飞手指回复:明天去探望老伯

不是本族嫡系,昔日也鲜有来往

只因奶奶说当年球伯做村长时说过一句公道的话

全村超生的孩子都分到了村集体的山场林木

只因母亲生前说过球伯曾帮咱家犁过几回秧地

清晨下楼,苍老的奶奶仍在梦中

早几年的奶奶,每天都比我早起

甚至煮好沸腾的粥反复叮咛:别急,吃饱再去

推开窗棂,寒风钻进脖子

早就知道,今天降温十度

天气预报越来越准了

故乡消息却越来越模糊

每次归乡,都见球伯坐在村头小卖部讲古

他俨然故乡的信息差转台

而我更希望当年那个威严的村长

再次站在村中的龙眼树下高喊:

开会啦!出工啰!天落雨收谷哟!


站点地图

X
  • 网上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