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务新闻 > 重点专题专栏 > 炮龙舞宾州 > 正文
我的炮龙情结
日期:2018-02-14 11:43:38
来源:刘洪璘
发布:宾阳政务网
点击:

  乡愁就像一部浮现在脑海里不曾磨灭的电影,时时回放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我的家乡——宾阳县,一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地方,文化底蕴深厚,民俗风情特色鲜明。对我来说,宾阳名片最有代表性的是每年正月十一的炮龙节,这是一个具有民族地域文化色彩的节日。

  我家住在县城的老街,老街的舞炮龙是最热闹的春节节目。炮龙一直陪伴我的成长,炮龙节是我一年里最期盼的快乐时光。

  炮龙装裱很讲究,造型威武,短有7节,长有11节不等,龙长有30-40米。正月初十那天开始,县城各条街道显眼的位置展示第二天要舞的炮龙,有种斗龙的味道。

  正月十一,在外面工作的人们都会赶回来舞龙、炸龙,祈求今年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那天,家家户户忙于准备灯酒的饭菜,大人吃饱喝足后,就等着晚上炮龙开光了。19:00左右,炮龙老庙里,德高望重的长者用鸡冠血点在龙的双眼,随着电闪雷鸣的鞭炮声,勇猛的炮龙穿梭在“云雾”中,赤膊上阵的男人们将龙请回自己的街道。家家户户摩拳擦掌,一串串的鞭炮早已捆在竹竿上,等着炮龙送来吉祥兴旺。

  龙牌、锣鼓、八音开路,炮不停,龙不止。

  舞龙人系上红腰带,争先恐后地舞着龙身,随着龙走的路线,勇往直前。父母抱着年幼的孩子,钻过龙肚,祈求孩子健康平安。每每看到那些小孩,不禁想起我的童年,自己何尝不是和他们一样快乐。每当舞龙的那天,仿佛上天赐予我们勇气,不再惧怕来自四面八方的鞭炮。

  赤膊舞着龙头的大人是每个孩子崇拜的对象,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长大,什么时候可以舞龙头,因为这是一个男孩向男人蜕变的重要标志。

  19岁那年的正月十一,我如愿以偿舞起了龙头。我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加入了舞龙头的队伍。当抢过龙头的一瞬间,一股力量充斥着全身,整条龙在我的舞动下,开始“腾云驾雾”,鞭炮在我的身上留下一处处伤痕,这是对我成长的印证。

  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越来越忙,舞炮龙的机会已是屈指可数,但每逢正月十一,那熟悉的鞭炮声、刺激的场景瞬间把我带回到快乐的时光里。

  家总能给我留下永恒的烙印,炮龙就是这个烙印里最深刻的念想。

站点地图

X
  • 网上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