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五题
日期:2017-06-06 16:03:15
来源:廖玉群
发布:宾阳政务网

专家

 

儿子尚在腹中,她就挺着大肚子研究教育问题了。她翻阅书籍,寻找最科学的养育方法。

  儿子刚出生那时,每天喝的奶,她用量杯来测量,精心计算。后来,食物随着儿子年龄增长而增加,增加的量,单位精准到0.1克。她像是记录实验数据一般,把育儿的点滴记录在案,天天如此,矢志不移。

  儿子一岁时,她出了第一本书,历数育儿的艰辛与收获。书把她捧红了,她得了专家的美称。

  专家随后出了“神童系列”:《家有神童》《神童的养成》《我是如何把儿子养成神童的》。

  儿子十岁了,与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不同,资质平平。专家开始研究“中等生”课题,出了“中等生”系列专著:《中等生情商更高》《中等生成才的几率为何比尖子生高》《快快乐乐做中等生》。

  儿子上大学了,上的是个普通的三本大学。要说儿子与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做事总循规蹈矩的,还喜欢踽踽独行。后来,专家不得不接受医生的忠告:这孩子有抑郁的倾向。

  专家现在还在埋头研究,研究的课题改成“如何帮助孩子走出抑郁”。据说专家的“抑郁系列”即将出版,指日可待。

   

和昨天的距离

  

他带队下基层去视察。走过那片工地,他闻到了一种熟悉的香味。隔着十数米,他也能捕捉并分辨出,那是猪肉炒榨菜的香味。那香味,丝丝缕缕,绵绵密密,直扑口鼻,让人垂涎。

  那样一种香味,很容易把他引到他的青葱岁月里。

  刚来这座城市,他在工地上摸爬滚打过。工棚里的伙食,只管饱,那种能下饭的猪肉炒榨菜,便成了饭桌上的常客。那时候,就着猪肉炒榨菜,他能连吃四海碗饭,觉得嚼着的不是猪肉榨菜,而是有奔头的香香甜甜的日子——那种活色生香的日子。

  回到家里,他对阿香说:“今晚,能不能炒个家常的猪肉炒榨菜?”阿香是家里的小保姆,操持着家里的生活大计。阿香听了他的话,愣了一下,笑了:“榨菜?那不健康,阿姨怎么会同意您吃榨菜?”阿香搬出的阿姨是他的妻子,他无奈地摇着头,苦笑:“算了,算了。”

  自从他坐上了那个令人景仰的位置后,他的起居,他的饮食,他的健康,他的一切,都由妻子操控着。妻子是家里的秘书,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的生活。妻子还亲自培训阿香健康生活的常识,让阿香也时刻提防着他。有次阿香买来榨菜,他馋,抓起来刚吃了一口,便被阿香以不健康为由硬生生地夺下了。

  外出吃饭的机会也多,他出入的场所,哪里会有这种廉价又不健康的东西呢?

  躺下以后,他脑海里萦绕的还是那香味,但他知道,他离猪肉炒榨菜的日子只会是越来越远了。

    

母亲的重阳节

  

郊外的风,硬,扯得山芦苇漫天里飞絮,天空一片白。

  母亲急急地走在风里。脚下一磕,手中的盒子飞了出去,两个大苹果,散到草丛里。

  母亲弯下粗笨的腰,把一个苹果拾起,苹果伤了皮,母亲对着苹果喃喃自语:“宏儿,吃,吃吧。”另一个苹果不知滚到哪里,母亲怎么也找不见。她忽然一拍大腿,自顾笑了:“宏儿,你把苹果吃了?”

  完成了一桩心事,母亲满意地笑了,才发现,她怎么走,都是走在飞絮的世界里。像个迷路的孩子,母亲蹲下来,号啕大哭。

  养老院的老保安找到她,是在黄昏里。夕阳沉沉地往山后坠,母亲正靠着一棵树安静地睡在夕阳里。

  老保安说:“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今天院里锣鼓喧天,大家都在过重阳节。”

  母亲迷瞪着眼:“我听到鼓号队的声音,可不是我宏儿的六一节?”

  老保安抬头望天,残阳已经被山咬去。

  听说她的儿子在国外,功成名就的。她来养老院都十数年了,脑子越来越迷糊。人家问她的孩子在哪里,她说在郊外——郊外,其实是她老伴的长眠之地。

  多年来,一听到热闹的声音,她就千方百计地跑到郊外,说要给她的宏儿过六一。

    

疼痛的游戏

  

六一儿童节,亲子游戏活动。

  是那种顶球运球的游戏。家长和自己的孩子背对背,相互合作,夹着一个气排球从起点跑向终点,先到终点的为胜。

  比赛开始前,儿子就郑重其事地强调:“老爸,如果中途球落了,得重新夹球,才能继续比赛。”他说知道了。

  比赛的发令枪一响,他就把身子躬下来,极力地靠向儿子那一边,可是,儿子似乎不得要领,不是左偏,就是右偏。为了护住球,他身子一个趔趄,往后一倒,人仰马翻,胳膊肘擦着了地,手臂热辣辣地痛。

  对手的几组情况也不大妙,红牌组、绿牌组、黄牌组的球都先后掉了。先到达终点的,是个胖墩墩的男孩和他的家长。

  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男孩兴奋得满场子跑。

  在回家的路上,儿子故作神秘地对他说:“老爸,你不知道吧?今天的运球比赛,我们大家早约好了,要让苏万通赢。”

  “干嘛要让苏万通赢?”

  “老师说,今天比赛的田径场,是苏万通的爸爸捐助的。”

  “那就得让苏万通赢吗?”

  “是。”儿子明澈的大眼睛闪了闪,肯定地点了点头。

  他忽然感到手臂痉挛一般的疼痛,直痛到心里。

  

细节的力量

  

好马配好鞍,烂老师配烂班。雷远刚进教室,这句话就像滚雷一般,滚上讲台,在讲台上炸响。循着声音看去,他看到了一个染黄头发的男孩正挤着眼睛朝自己笑。

  雷远走到黄头发的座位旁边,伸出右手,微微一笑:“说到我心里了,知音啊!握个手吧,我叫雷远。”

  “叫我啥?知音?”黄头发吃吃地笑了,手缩到椅子的后背。

  说罢,雷远就侧身站在知音的旁边,开始了他接手新班级的第一课。他说:“我上过很烂的一节课,那是一节青年教师竞赛课,规模不大,是抽签借班上课,我抽得很烂的一个班,上得不咋地。竞赛结果,这节烂课获得了一等奖。后来我想,这节课得奖,功夫全在课堂之外……”乱糟糟的课堂,霎时变得安静。

  雷远继续说:“我至少注意了两个细节,一个是迅速整好了乱糟糟的讲台,一个是一分不差地按时下课。我保证今后也做到这两点,由我的知音作公证人!”他再一次把手伸向知音,知音把脖子缩了缩,最后还是伸出了手。

  雷远以魔术师般的速度迅速整理好讲台,正式上课了。令人惊奇的是,雷远好像真的能掐住时间的脉搏一样,把时间把握得一分不差。下课铃一响,他绝不拖延半分钟。更妙的是,他正好把课讲完。

  知音有一次问雷远:“老师,您怎么能把每一节课的时间能抓得这么准?”

  “是你们抓得准,不是我。”雷远笑笑说,“没有你们的合作,我做不到。”

  知音直挠头:“好像是的啵。”

知音现在变成了班里生活部的部长,他每天早早进教室,把讲台擦得油光铮亮。

                   (作者单位:广西南宁市英华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