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条黑暗的道路上
日期:2017-06-06 16:06:59
来源: 谢武能
发布:宾阳政务网

小群工作的地方虽然在闹市区,可她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段路,那路有一里多,夜里没有路灯,阴森森的。偶尔加夜班路过,她总是提着胆儿过。刚结婚那会儿,丈夫很殷勤,夜里常常在她下班的时候来接她。她觉得,他也该来接她,如果不和他结婚,就没必要走这段路。可是,自从丈夫下岗迷上赌博,就再也不关心她,也不来接她。每次回家,她都求丈夫说:“老公,你还是来接我吧,我害怕!”丈夫就不耐烦地说:“你怕什么呢?结婚都十多年了,连个鬼影都没有。没事,你心里没鬼,就不用怕!”

最近,小群又加了几个夜班。每次她都打电话让丈夫来接,丈夫接了电话,都不耐烦地说:“你自己回家,结婚都十几年了,还要人接下班,你有那么娇气么?”和追求她那会儿比,完全变了一副嘴脸。她再打,他就凶她。她还打,他就直接挂掉了她的电话。

可是,她还是害怕呀!她听说青岛一个大学老师,夜里去跑步,就被拖到杂木丛里强奸杀害了。那女孩还没结婚呢,水嫩水嫩的年龄,还一米七几的大个,一样都逃不脱。而她那么娇小,哪能跟那些坏人搏斗得过?越想她越感到害怕和恐怖。如果她碰上了那样的坏人,应该怎么办啊!

可小群还是要上夜班的呀!她还给丈夫打电话,丈夫不耐烦地吼道:“你烦不烦啊!如果真的遇上了坏人,我去接你,那些人都是亡命徒,他们就不会杀我吗?搞不好,我们两个人都是要死的。你再害怕,就和领导说,别去上夜班。领导不让,你就连班也不要去上了。”

小群的工作非常好,工资高待遇也好,一个月好几千元钱哪!没了工作他们吃什么穿什么,女儿上学也要钱的!再说,丈夫没赌本的时候,也跟她要。不给就凶她,再不给,就要揍她。小群哪舍得丢下这个工作啊,哪怕和那个死鬼丈夫离婚,也不舍得丢这个工作。

小群害怕,还给丈夫打电话,丈夫输了钱,回来就骂她,都是她打电话害的。

可小群害怕呀,不给他打电话给谁打呢!她还是给丈夫打电话,要她来接她下班,丈夫就吼她:“接你妈个×啊,你去死吧!”

小群的心彻底冷了,丈夫的心比那些坏人还坏啊!丈夫的心比石头还硬啊!

小群终于不给丈夫打电话了。她觉得靠丈夫还不如靠自己。可是,她不能丢了工作呀,夜班也还是要上的呀!怎么办呢?她千思万想,就在衣服里暗藏了一支录音笔,还带了一个避孕套,还默默地在心里演练千百遍碰上坏人脱身的惊险场面。可一个弱小女子,真的碰上了坏人,又能怎么办呢?

那一夜,小群又去上夜班,回来的时候,走过那段暗路,她总感觉特别阴森和哪里不对劲。当一个硬东西抵到她腰上的时候,她连魂儿都没有了。那人把她押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让她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可她上夜班,哪可能带很多的钱?就几十块钱和一个手机。

小群把钱和手机都给了坏人。她和坏人说:“我把钱和手机都给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可是,坏人哪有那么容易满足的呢?坏人还要她的身体。

这时,小群就把口袋里的避孕套拿出来,递给坏人,说:“你要做也可以,但你得把这个戴上。”

坏人嘿嘿乐道:“你这骚货,想得还很周全的,上路还带着避孕套,看来,你还挺需要男人的……”

坏人满足了,可是,坏人还要杀小群。不杀小群,他很快便有挨抓的危险。

小群镇定地和坏人说:“你看啊,你满足了,你为什么还要杀我呢?你真以为杀了我,你就一定能逃得掉吗?你放心吧,我不会去告你的。现在到处是摄像头,说不准你在哪里就被拍下了。你不杀我,还好逃一点,杀了我,就一定挨抓了。再说,就算你被抓了,强奸我,顶多坐几年牢。而杀了我,又是抢劫又是强奸和杀人,就铁定是枪毙了。而且,你也可以说是我自愿的,只要你死咬不放,公安又能拿你怎么办呢?”

坏人想想,觉得小群说得有道理,拍拍小群的脸,恋恋不舍地说:“还别说,你这小骚娘们挺有味的……”

说着,坏人走了。

小群松了口气,她慢慢地穿好衣服,拿着避孕套和录音笔去公安局报了案。

不久,坏人挨抓,全县城都轰动了。

丈夫坚决地和小群离婚,小群也毫不犹豫地和他离婚,带着女儿自己过。自此,小群再也不用走那段黑暗的路了。

但风暴并未因此而停息。父母和兄弟姐妹都觉得她丢人,不愿意与她来往,单位也说什么怪话的人都有。可小群觉得她是个已经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她不辞职,也不离开。她并不觉得这些比死亡还可怕,总有一天,这些经历会淡出人们的记忆的。

然而,长舌婆们却对她喋喋不休地讥讽,无聊的男人却又眯着色眼对她津津乐道。小群觉得,她又走进了一条更可怕的黑暗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