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看牛弟摆鱼索对 万秀才难读“天书”
日期:2017-06-06 16:07:52
 
发布:宾阳政务网
点击:950

先前说宾州山好水好,是块宝地,出才子,出美女,出能人。但传说的米氏因当皇心切,一日之差也爬不上皇帝之位。而后数百年,虽出了几个文武举人,终也不是状元才。虾米村这个老窍,小鬼受不了大元宝。因老窍带头过三拱桥,空捡个“贵人”、“文曲星”名头,到底还是个看牛弟,每日仍离不了跟牛屎窟嗅牛屎气。要数正统的读书人,还得看石牛村的万秀才。这万秀才生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山村,一个颇有家财的书香世家,之乎者也,四书五经念了一遍又一遍,是万家最有希望的才子。尽管他勤读应考,但运气不济,每次都没考上。这一次,他闭门攻书一载,又要进城赴考,希望能够金榜题名。

这天,从石牛村里走出两个人,前头一个二十多岁,相公打扮,白净的方脸,眉清目秀,斯斯文文,一看就知道是个读书人,他就是万秀才;后面摇摇晃晃挑担的人,便是他的随身书童。此刻,万秀才正带着家人寄托,带着族人的厚望,带着书童起程前去赶考。在村野小路上,万秀才穿着白袍,斯理斯文地走着。苦读寒窗,野外的空气多么新鲜,外面的世界似乎感到有些陌生。他不时对身后跟着书童问这问那 。他浏览着四周山水景色,不由触景生情,吟诵诗句,抒发他一生的情怀。但见得天地之广阔,山川之空旷,鸟儿也是自由自在地飞翔。江水清澈流淌,鱼儿在水底自由自在。人都说宾州是个好地方,有风景,也有才人,只是灵气未动,种子未到发芽的时候。有朝一日,运到山动,山野之人也为不世奇才。

走到一片藕田边时,万秀才被美丽的藕田景色吸引,不由驻足观赏。山风吹来,一阵藕香飘过,万秀才叹道:“好香!好久没闻到这等清新的空气了。”

书童道:“相公闭门苦读,那有闲余?”

万秀才道:“见此情景,我想起唐朝诗人王昌龄的一首诗: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书童道:“相公好记性!”

万秀才又道:“诗仙李白也有一首《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洞天飞人间。

书童说:“你们读书人真是才情满腹。”

   万秀才感叹道:“好山好水啊!只是没有这等闲情逸致。”

   书童问:“相公,人都说宾州有风景,我都没到过几处,你能点出几个地方来吗?”

   万秀才道:“呵呵,你没见过当然不知。风景我倒是到过几处,昆仑望月、名山仙女池,三仙下棋、放马南山、天柱擎天、朝霞石壁、葛翁显圣、鹤观灵泉、飞凤来朝等等,其实郁是风水地理先生点来的。”

   这时,书童看到不远的小河边有一个孩童在钓鱼,就道:“相公,您看,河边有个孩童钓鱼。”

   万秀才一看,果然是。在小河边,一个头发蓬松、十三、四岁的孩童蹲在那里钓鱼。万秀才想走近看看,但见孩童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停住,别再靠近。万秀才笑道:“钓鱼者,孩童也。记得诗人胡令能有一首《小儿垂钓》: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真妙了!

“难怪相公熟读四书五经,古人的东西过目不忘!”书童连连赞叹。

万秀才说:“孔圣人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我虽然攻读至此,比起圣贤来,尚不及人家一半。只有等金榜题名时,我才敢说学有所成。”

书童说:“相公能达到今天这地步,已经是多少人望尘莫及了。”

   行走间,山野上不时传来动听的地方山歌:

        一条山路弯过坳,

        不见路来见山头;

        哥我放牛山坡过,

        见妹溪边磨柴刀。

      

        妹你进山砍柴苑,

        哥我赶牛跟在后;

        若有野兽敢咬你,

        哥我一鞭(边)把它抽。

    万秀才听着,对书童道:“想不到放牛弟也会唱出这样好听的山歌,这也是才人,被世道埋没的才人!他们是因家境贫寒,苦于人世艰辛,求学不得呀!”

    书童道:“相公有所不知,这些看牛弟还能唱那些叫人难测的山歌有一首就是这样唱:三百条牛过岭梯,几多牛角几多蹄?几多牛蹄踩落地,几多牛蹄不沾泥?”

   “这……都是书上毋曾有的,真是不可思议。”万秀才说:“他们如何答来?”

    书童道:“他们是这样答:三百条牛六百角,毋算也识几多蹄,两千四百蹄落地,两千四百不粘泥”。

    “妙……真是妙极了!”万秀才惊叹道:“诗书本在民间出,着牛弟真有肚才 。”

    这位富家的少爷似乎对民间的风情特感兴趣,竟然听得入神,也不由低声唱道:“一支山歌唱过坡,约妹过来做一伙;阿哥在山挖竹笋,阿妹在屋备好箩。”

   书童道:“相公,我们还是赶路吧。”

   万秀才仍然感叹说:“文章不读不知好,山歌不唱不知妙。若论唱山歌,恐怕读书郎尚不比看牛弟呢!”

 山岗止,看牛弟仍在放声唱着:

         一只大蛇爬过垌,

         蚂毋识喊做龙;

         一只猫儿过畲岭,

         老鼠母识当大虫。

万秀才听着,这美妙风趣的山歌,深感这民间的学识太丰富了,说道:“太好听了,这些都是直接来自民间才人之手!我们宾州人一点也不比外面的差,这么好听的山歌都是信口捡来,虽不华丽,但才思敏捷,妙句正到好处。有时间,万某还得求学于这些民间才人。” 

不多时,万秀才和书童走到一座石拱桥头。偏偏在这时,有一人横躺着拦住了过桥的路。这人光着膀子,满身泥巴,一个大竹帽盖住了头,一只鱼笭放在一旁,呼噜声“咯咯噜噜”,震得竹帽直抖动。

书童看了看,道:“这个人怎么躺到桥头来?太不知礼了。”

万秀才呆站着。

挑担的书童欲要跨过身去,文秀才忙伸手拦住。

万秀才说:“不得无礼,人家睡得正香,难得一刻美梦,不如成人好时光。”

书童道:“相公,我们不是出来玩的。他、他都把路拦住了,我们总不能等他睡醒了才赶路哦!”

万秀才犹疑了一下,说:“等我来。(走上前)这位兄弟,请让个道,我等要过桥赶路。”

躺着的人还是一动不动。

书童道:“喂,你这个人,怎么大白天横躺拦路?这、这可是霸道哦。”

万秀才对书童做了个手势,轻声道:“这位兄弟,行个方便,让我们赶路。”

那人长长“哼”了一声,伸了伸懒腰,然后慢慢地揭开盖在头部的那顶破竹帽,露出了脸,是老窍。

老窍道:“你们为什么吵醒人?我在荒野里睡觉惹了谁?”

书童说道:“你看你,怎么躺在路中央?把众人的路都挡了。”

老窍道:“我只知道天是我的被,地是我的床。我睡我的觉,你走你的路。”

书童说:“这、这、这,你还有理?难道是我们吵了你?”

秀才道:“小兄弟,行个方便,让我们过桥赶考去。”

老窍搓了搓眼睛,问:“赶考?考什么?”

书童故意大声道:“考状元!你懂吗?”

老窍故装不懂,又问:“状元?状……状元能吃吗?”

书童不耐烦地说:“嗨,状元不是汤圆,这是读书人的事,你不懂,真笨!”

老窍道:“那读书人就是读之乎者也、吟诗作对的?”

书童道:“那还用说,算你还知道些。要不然,你只知道鸡母老爷喊‘咯咯咯’了。”

老窍说:“不止。山鸡公是这样喊,‘得母得也咔咔’。”

老窍模仿山鸡叫声叫着。

秀才道:“小兄弟,别闹了,我们赶路要紧,请让个方便吧。”

老窍道:“既然先生是读书人,那、那我就讨教讨教了,我就是想找读书人哦。读书人先生,我出个对让你来对,如何?”

书童越来越不耐烦道:“唉!什么读书人先生的?就听你胡说,我家相公没功夫跟人磨蹭。”

秀才止住书童,说道:“既然小兄弟也有兴致,那就出句吧。”

老窍爬起身,拎过鱼笭,从里边拿出一条泥鳅、一条黄鳝、一只黄鲢鱼摆在地上。

老窍笑了笑,神秘地说:“请先生自找出句,然后对上下联好了。”

秀才左右看了看,想了一会问:“你的出句是……三条鱼?”

老窍摇头说:“不对,再猜。”

秀才一怔,沉思好久,想着又摇了摇头。

秀才说:“是三条无鳞鱼?”

“不是。”老窍见秀才找不到出句,十分得意,问:“先生没抓过鱼?”

书童道:“我家相公天天有鱼肉,才不稀罕你这几条猫都不看的臭鱼。”

秀才道:“不能这样说话,这位小兄弟才学可不一般哦。”

老窍见秀才答不出,干脆又从鱼笭里提出一只龟、一只鳖、一个蚌相对摆于地上。

秀才不停地打着手板思考,不时摇着头。

秀才感到很是惊奇,说:“想不到小兄弟也才高八斗,不知出的什么奇联,为兄讨教了。”

老窍道:“你这么个学富五车的大秀才,就认输了?”

秀才说:“某不才,未曾领教过此类奇联妙对,讨教了。”

老窍得意地搔了搔后脑勺,然后说:“既然先生看不出,我就说给你听。不,你得先拜我为师。”

书童不好气地说:“什么,你、你念过几本书?我家相公念的书能把你压扁。”

老窍对书童不屑一顾,说:“那你帮你家相公想想,你们也可以翻书。”

“哼!”书童道:“你、你这算那本诗书?我拿一本让你念念,你行不?哼!”

秀才谦恭地说:“小兄弟,我现在拜你为师。说说看。”

老窍见秀才说话和善,就道:“这还差不多,那听好了。我的上联是:鳅短鳝长鲢阔口。

秀才愣了一下,说:“那、那下联应该是……让我想想。”

老窍道:“我想,秀才应该不难了吧?”

秀才用手点着乌龟、鳖和蚌,说:“应该是龟圆鳖扁蚌……无头。”

老窍道:“对,下联是:龟圆鳖扁蚌无头。不过,是我点破你才想到,不算你想到。”

秀才惊叹道 :“鳅短鳝长鲢阔口,龟圆鳖扁蚌无头。妙哉!真乃奇联也!小兄弟不知跟那位先生求学?”

老窍笑着道:“我一个放牛弟,乃是大江里泡成的。”

秀才问:“奇才,奇才也!请问小兄弟尊姓大名?”

老窍说道:“我叫老窍,给钱老爷放牛的。”

秀才说:“哦,你就是那个引路过三冲桥的老窍,果然不凡,某空读十年寒窗,竟不及小兄弟才学,惭愧!”

书童催道:“相公,时辰不早了,我们快赶路吧。”

秀才犹疑了一下,说:“我们过不了桥,回程。”

书童问:“怎么?相公不去赶考了?”

秀才叹了口气,说:“我连此桥都过不了,怎么过那千万人赶过的独木桥?”

书童道:‘那相公的几载寒窗不是白费了吗?这里又不是考试院。’

秀才谦逊地说:“不进山不知山高,不下水不知水深,我比这小兄弟都不及,看来还得苦读一两年,再去应考。”

书童说:“相公,他一个放牛的,下里巴人,一点点雕虫小技,何必在意?”

“自古至今,多少诗词佳对都出自平民之手!”秀才做了个手势,折回原路。

书童不情愿地挑担跟回头。

老窍望着秀才,自言自语地:我只是闹着玩而已,怎么闹到这等地步?这……看来,秀才并不傲慢,是真正的读书人,我不该出这种怪对难为他。

山野又传来一阵山歌:

哎……

哥在江边磨柴刀,

磨了三天也不走。

三日磨来一日用,

利刀才能砍柴头。

“先生,你……”老窍见万秀才果真折回,也真有点吃惊。原来以为是在“鲁班门前弄板斧,关公面前舞大刀”,没想竟赢了万秀才,也可说是难住了万秀才,但也不足与秀才的才学相比。没想到,一出小把戏,一场闹剧,秀才还当真了。老窍也不禁对万秀才这种谦恭求学之心有所感动。

    后来,万秀才发奋攻书,博学他人之长,果然考取贡生,随后考而做官,一生为人正直清廉,此话且留下不提。

    老窍此次出对难住了秀才,自觉秀才并不算老几,有机会再找龙头村的花相公,山猫村的詹秀才,木鸭村吕秀才他们比试,那才够瘾。这鬼老窍不知天高地厚,尽想搞些让人出丑的事。至学会使计整人,越来越精明。

这时,看牛弟老窍又在坡上调皮地唱起来:

        麻雀敢伴老鹰飞,

        牛崽去跟老虎睡,

        肥鸡去找狐狸玩,

        无非此生活得累。

有人跟老窍开玩笑说:“老窍,无赖你不怕,管家你不怕,老爷拿你没办法,万秀才也让你难住了,你还怕谁?”老窍低声道:“我最怕一个人。就是钱老爷的千金——宝珠。”“为什么?”有人问。老窍笑道:“就算我能赢她,也不敢赢,因为赢了她,我就没糍粑吃了。惹怒了她,以后就没女人喜欢我了。”众人大笑不已。